貝碧小說_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貝碧小說_ > 【穿越】惡毒女主嬌弱男 > 第 二章 意外

第 二章 意外

見夏至齊冇有動作,武餘文啪的一下把他撞開然後拿出小刀以迅雷不及掩耳把自己身上的繩子割開。

然後武餘文拿著剩下的半截繩子綁住了夏至齊的手。

這下來到夏至齊愣住了。

夏至齊:“……”天道好輪迴蒼天饒過誰。

夏至齊試探性的轉了轉手腕,絲毫未動...綁的可真夠緊的...一旁的武餘文繞饒有興趣的看著他,那眼神分明像是在看一條乖乖聽話的狗。

“武小少爺~您這樣可不道德了吧。”

夏至齊向他望去語調有些委屈,而眼神又有些憤怒。

“嗬”武餘文笑了下,“夏老闆怎麼這麼說呢?

最不道德的不是您嗎?”

夏至齊聽見“夏老闆”這個稱呼就知道他一時半會是逃不了了。

自從夏至齊的父親夏商州把公司繼承給他後,武餘文就眼紅的不得了,他也希望自己可以繼承武家的產業可事實總是不如意,他的商業能力比起他的姐姐武餘溪還是差了些。

武父就是看中了這一點,對武餘溪非常重視甚至不顧武姥爺的反對把公司的一半股權給了她,也因此武家的決斷權也陸陸續續的都交到了武餘溪那裡。

而他也總是乾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情,他父親甚至連看都不看他一眼,這讓武餘文心生嫉妒。

但要說武餘溪是他一生的陰影,那夏至齊的成功就是能擱在他身上的利刃。

是他一生的最厭煩的人!

他曾發誓要超過他的姐姐把武家的一切都奪回來。

“所以你現在想把我怎麼樣?”

“什麼……”夏至齊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他還未反應過來。

見武餘文冇有迴應夏至齊記起了武餘文一貫的作風,“你是打算一首把我關在這裡,還是打算把我弄走?”

他笑著看向武餘文好像無論做什麼他都不怕。

聽他這麼說武餘文還是有些驚訝的,不過仔細一想似乎也算合理,他笑了一下手捏住夏至齊的脖子說:“你想選哪種呢?

你選吧。”

夏至齊有些意外的看著他但很快他也明白了武餘文的意思。

“你來選擇,但我不會殺你。”

一般情況下武餘文是不會把抉擇權交給“仇人”的。

除非,他並不想殺。

“是這個意思嗎?”

夏至齊嘀咕了句。

雖然聲音很小但他們的間隔很近,所以夏至齊的聲音清清楚楚的傳到武餘文的耳朵裡。

“你說呢?”

他輕輕地對著夏至齊的耳朵溫暖的氣息將夏至齊整個人變得有些昏沉。

他轉過頭看見武餘文和自己中間最多隻能再加個小紙片,他的視線不偏不倚的看著武餘文那張柔弱但又不失銳利的臉龐,這讓他心中泛起一股燥熱,腦中時不時的想起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麵。

這是夏至齊覺的自己不正常,這是他第一次對同性產生這種不乾不淨的想法,細想之後他覺得自己瘋了。

“你怎麼了?”

見夏至齊的模樣反常武餘文有些擔心,但是他還是感到有些快活雖然冇表現出來罷了。

武餘文的這句話如同一顆炸彈,他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如同撒哈拉沙漠一般的燥熱,見武餘文不退反進,他更是有些控製不了自己了。

“噔”的一聲,繩子斷了,夏至齊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武餘文也冇有想到會發生這種結果,他看著夏至齊這些反常的舉動忽然意識到了事情的不對勁。

武餘文不顧三七二十一向大門跑過去,這是他生平第一次恨為什麼要建這麼大的彆墅。

但他還是晚了一步,夏至齊如同獵豹一般的速度輕而易舉的抓住了他而武餘文則向他的獵物。

然後夏至齊把他推到在地上,宣泄一般的吻住了武餘文,這是武餘文第一次接吻,但他冇有想到會是在這種地方——他的家。

保姆管家冇有允許的話是不能來這的,這也是為什麼大量的公司檔案會放在這裡的原因,但是。

希望爸媽暫時不要來這這棟彆墅。

突然!

夏至齊撕開他的衣服,這把武餘文嚇了一跳,莫非夏至齊是要……他被這個想法嚇到了也被夏至齊嚇到了,到底是誰給夏至齊下了藥!

他無力的想著,想這幾天發生的事想夏至齊最近見到的人但冇有,這些人他們都冇法下藥...早知道,就不應該帶著夏至齊一塊兒來本來他打算讓夏至齊提供給一些情報的,現在倒好情報冇要到,還賠了。

“嗯~”夏至齊的突然讓武餘文有些猝不及防,他冇想到這夏至齊竟然這麼大。

武餘文捂住自己的嘴儘量讓自己不發出聲音,的虧這裡是個監控誤區這也許是今天唯一一個值得慶幸的訊息。

夏至齊的一次又一次的qin/入,這使武餘文的體力飛快的下降,他不斷的咬住自己的嘴唇想讓自己清醒。

如果被髮現的話可就完了!

忽然間他想到了那條繩子!

武餘溪?

那條繩子好像是武餘溪用送給他的禮物上的,難道是繩子的問題嗎?

武餘文意識開始混亂他己經無力分析了。

最終武餘文還是因為體力不支昏過去了。

蓮塘路,華巷集團 十五樓。

武餘溪,坐在辦公室裡。

此刻她正欣賞著自己的一部新作品“哈!”

她突然笑了一下然後用僅自己能聽見的音量自言自語:“不知道爸爸媽媽看完會是什麼表情呢?”

她仔細回想著自己的弟弟第一次搞砸的畫麵,“一定會非常精彩的!”

隨後她高興的走出了辦公室,然後她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武餘溪快速的走過去“媽!”

她有些驚訝,“你怎麼來了?”

武媽聽她這麼一說有些不高興:“瞧你說的,我還不能看看我的寶貝女兒嗎?”

武媽把手裡的保溫盒遞給了她。

武餘溪接過保溫盒立馬變得嬉皮笑臉,“怎麼會呢?

我這不是覺的從家到公司太遠了怕累著媽媽,今天又做什麼好吃的了?”

聽了她的話武媽也笑了她揉了揉武餘溪的頭髮和藹的說:“就你嘴甜,你弟弟要是有你一半懂事也不會總惹你爸生氣了。”

“怎麼會呢?

弟弟他多乖啊,是爸爸對他太嚴了。”

反應過來的武餘溪立馬握住武媽的手安撫著,“爸爸不會對弟弟怎麼樣的放心吧媽。”

聽了武餘溪的話武媽的心也稍微的放下了些,“有你說的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飯記得趁熱吃,我和你爸還有事先走了。”

“嗯,拜拜”武餘溪乖巧的向武媽告彆,臨走前還叮囑武媽放寬心。

見武媽走遠,武餘溪也鬆了口氣。

“小韋!”

小韋是武餘溪的秘書,一個長的十分令人喜愛的姑娘。

“在!”

“去清理一下”“明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