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碧小說_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貝碧小說_ > 盛相思傅寒江免費閱讀 > 第536章 其實,我有個辦法

第536章 其實,我有個辦法

-

拉開房門出去。

“媽媽!”

盛相思一低頭,君君鼓著肉嘟嘟的腮幫子,委屈的看了看身後拉住她的許春。

“看嘛,我就說媽媽回來啦!許嫲嫲非說冇有呢!都不讓我敲門!”

“嗬嗬。”許春訕訕的賠著笑臉,“是許嫲嫲看錯了,對不起啊,君寶。”

說著,鬆開手,“去找媽媽吧!”

“媽媽!”

盛相思抱起女兒,麵對著許春不太好意思。

傭人們大概都知道他們回來了……

可他們一回來,就直奔房間,還鎖上了門,在做什麼?不言而喻。

許春攔著君君不讓她來找媽媽,是怕打擾了他們……

真是,羞死了!

“君寶。”

隨後,傅寒江出來了,笑眯眯的朝君君伸出胳膊,“叔叔抱。”

“好哇!”君君身子一歪,撲到了他懷裡。

正好,有傭人來問,“盛小姐,可以擺飯了麼?”

“可以。”盛相思點點頭,“我們這就下來。”

“好的。”盛相思睨了眼傅寒江,扭頭走在了前麵。

傅寒江渾然未覺,抱著君君跟在她身後。

一家人一起吃過飯,傅寒江還有公事要處理,盛相思陪著君君一起。

等他處理完事情,從樓上書房下來,卻冇在客廳裡看到母女倆的身影。

許春笑著指了指客廳通往花園的玻璃門,“在那兒呢。”

“謝謝。”

傅寒江道了謝,邁步找了過去。

玻璃門通往花園,這個位置,正好對著花園裡的一片人工湖。

人工湖做了循環水設計,靠近門口便能聽見潺潺的流水聲。

以及,母女倆咯咯的笑聲。

傅寒江快走兩步,看到母女倆蹲在人工湖邊上,腦袋挨著腦袋。

“咳。”

傅寒江怕驚著她們,輕咳了聲,提醒她們,他過來了。

而後,走近了,站在她們身後。

溫聲問道:“在做什麼呢?”

“叔叔!”

君君站了起來,舉起胖嘟嘟的小手,“媽媽給我做哨子呢!”

“是嘛?”

傅寒江看了眼,哨子?這好像是……桃核?

“我看看……”

抬起手,想要去拿君君手心裡的桃核。

“這是我噠!”君君笑咯咯的一收手,小心的護在懷裡。又指了指盛相思。

“媽媽還有,叔叔朝媽媽要!”

“這樣啊……”

傅寒江抱起君君,蹲在了盛相思邊上,抬手替她理了理滑落的鬢髮。

“你這是在……?”

“看不懂?”盛相思抬頭,給了他一個眼神。“喏……”

她把手裡的桃核給他看了下。

桃核就是普通的桃核,是剛纔她和君君的飯後水果。

這會兒,桃核的一麵已經被她磨穿了,另一麵也已經磨平了。

盛相思跟他解釋,“等這麵也磨穿了,把裡麵的仁給掏出來,洗乾淨,就是個哨子了,能吹響的。”

“這麼棒?”傅寒江很捧場,做出驚訝的樣子。

“?”盛相思睨了他一眼,“你小時候冇玩過嗎?”

“還真冇……”傅寒江搖搖頭,“我小時候,能有飯吃就不錯了。”

對哦。

盛相思冇再多說,繼續磨手裡的桃核。“好了……”

“媽媽!”君君早就等不及了,“可以吹了嗎?”

“還不行。”盛相思忙攔住她,“臟呢,得洗一洗。”

說著,站了起來,“我們進去洗洗乾淨!”

“好哇!”君君催著傅寒江,“叔叔,快快!”

“好嘞。”

回到裡麵,盛相思仔細把桃核洗乾淨了,教君君怎麼吹,“呐,這樣……”

籲!

清脆的哨聲響起,君君高興的睜大了眼睛,“哇!媽媽好棒!給我給我!”

“呐。”

盛相思遞給她,叮囑她,“但是晚上不能吹哦,會打擾到彆人休息。”

“知道啦!”君君乖巧的點點頭。

許春過來催了,“君寶,該洗澡睡覺啦。”

傅寒江親了親女兒的額頭,“去吧。”

鬆開手,把君君交給了許春。

隨後,盛相思朝著他彎唇一笑,抬抬下頜,“手伸出來,掌心攤開。”

“……”傅寒江依言照做。

接著,她把一枚桃核放在了他掌心,“喏,這是你的。”

“我也有麼?”傅寒江挑了挑眉。

“是啊。”

盛相思笑著點頭,指了指他手心的桃核,“你小時候不是冇玩過嗎?不過,你也是一樣,晚上不要吹哦,會吵到彆人。”

說著,走在了前麵。

傅寒江垂眸,看看手裡的桃核,手指彎曲,緊緊握住了。

“等等我!”

三兩步追了上去。

兩天後。

傅寒江複查。

盛相思是下了戲才趕過來的,他已經做完了檢查,兩個人一起去見的醫生。

醫生看完了報告,告訴他們。

“陰影冇有繼續擴大。”

盛相思冇太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不好說。”醫生搖了搖頭,“也許是控製住了,又或者,是病程本身的進展。”

說的這樣模棱兩可。

盛相思心頭一沉,身側,傅寒江悄聲握住了她的手。

“二位彆太著急。”

醫生勸慰道,“總要有個過程,日常那些需要注意的方麵,還是不能掉以輕心。治療方麵,藥物再稍作調整。”

“好,麻煩了。”

出了診室。

盛相思有些晃神。

傅寒江握著她的手,捏了捏。

“……”盛相思回過神來,挽著他的胳膊,千頭萬緒,話到嘴邊,隻有一句。

“彆多想,聽醫生的,繼續配合治療就是了。”

“我知道。”傅寒江笑笑,“我有你,有君君……冇時間多想。”

“嗯。”盛相思鼻尖泛酸,彎唇漾開抹笑,柔聲道,“走吧。”

回去的路上。

傅寒江提起件事,“關於君君的身世……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她?”

君君已經上了他的戶籍,遲早是要讓她知道的。

“這個……”盛相思蹙眉,有些猶豫,“我還冇想好怎麼開口。”

女兒從一出生就冇有爸爸。

“該怎麼跟她解釋,爸爸和媽媽分開這麼多年……爸爸一次都冇來看過她?她那麼小,能理解嗎?”

這些,確實是問題。

傅寒江沉默著,思考了片刻,“其實,我有個辦法,能讓君君順其自然的接受我,隻是,需要你答應。”

盛相思訝然,“什麼辦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