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碧小說_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貝碧小說_ > 綠茶女主滾一邊,瘋批反派我超愛 > 第5章 我們隻是好久不見

第5章 我們隻是好久不見

……林墨璃的爺爺是定遠侯,她是家中獨女,還是唯一的子嗣,她的父親在很小的時候便在戰場上戰亡,母親不久後也因為思念過度一起隨之去了,從小和爺爺相依為命,所以她極度缺愛,小時候秦若涵的身影就己深入了她的心中,便己然無法忘卻。

少女思春的年紀,她不知道什麼叫做喜歡,隻知曉從小有一個哥哥願意帶自己一起玩,並且保護自己……這時候的車馬很慢,慢到一生隻能記住一個人,不知到底該如何動情,但是卻知道一首思念著一個人,心中從未忘記。

記得無數漆黑的夜晚當中,枕頭總是被淚水所浸濕,時常夢中呢喃一個名字,思之如狂:“若涵哥哥……”定遠侯府,院中的桃花依舊是笑的的燦爛,和當年一樣……桃樹之下有一個石台,旁邊擺放著凳子,周圍是人工挖出的小溪,裡麵養著錦鯉,岸邊種著花草,看上去十分養人眼目。

二人相對而坐,秦若涵憑空變出一個精美的玉瓶,從石桌上取出一對小酒杯,充滿著回憶的開口笑道:“來,嚐嚐我這桃花釀,是當年離開的時候,找你要的那些桃花,記得你當年將整棵桃樹都給薅了個乾淨……”林墨璃接過酒杯,兩人的手指在不經意間碰到了一起,惹得她白皙細膩的臉上,染上如同桃花般的醉紅。

“知魚,這酒還冇吃呢,人倒是先醉了,哈哈哈。”

秦若涵喚著她的字,一臉打趣的看向她,似乎早就料到了這副情景,但是逗她就是最大的樂趣。

在這個時代,女子十五及笄,極其有才華並且受寵愛的頂級權貴家中嫡女,才能夠享受取字尊榮。

林墨璃的字是知魚,意思不言而喻,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定遠侯希望她能夠知曉世間的所有樂趣,所以才取這個字,為的就是她開心快樂的成長。

秦若涵的字,是知非,是他自己取的,不過卻不是知曉是非對錯,而是讓天下人都要知道一個道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王土之上,莫非王臣。

“知……知非哥哥,我……”林墨璃結結巴巴開口,焦急之下一雙水汪汪的桃花眼當中佈滿水霧,當真是我見猶憐。

秦若涵見此情形,心中不禁感歎:白毛禦姐,外表高冷,性格溫柔可愛(僅對他),一逗就滿臉通紅,身材火辣,巴掌腰,蜜桃臀,巨峰,若是冇有記錯的話,原著中似乎還提及到了,她的後腰處有一個巨大的粉色蝴蝶圖紋而且還特彆漂亮。

這老婆……娶定了!

“好啦,跟你開玩笑呢……咱們不急哈。”

他就像是哄小孩子一樣的繼續哄,冇有想到卻十分受用。

微風吹來,帶來春天的氣息,將老桃樹上的桃花刮落,半空中飄飛著粉色的花瓣,假山處流淌著嘩嘩水流,如同琴師撫琴一樣清脆動聽。

並且還吹亂林墨璃的青絲,幾縷淩亂的髮絲更是增添上特殊的美感。

“這杯桃花釀,足足珍藏了十年,我們終究不似當年模樣,都長大了,你也變成了亭亭玉立的絕世美人,這一杯酒……敬在時光的推搡之下,華麗從容逃亡的我們。”

秦若涵拿起手中的小酒杯,主動伸手到林墨璃的麵前,真誠一笑。

“敬……知非哥哥!”

林墨璃顫顫巍巍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上去碰上一杯,就好像做出了某種重大的決定一般,心臟都恨不得跳出體外。

二人同時舉杯一飲而儘,秦若涵站起身來走到她身邊,眸子當中懷著愧疚:“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我們……隻是好久不見。”

“知魚,我真的回來了!”

林墨璃冇有忍住,淚水如同斷線的珠子一樣掉落一地,此話一出後,她隻感覺自己受的委屈都值了,他冇有忘記,他還是當年的秦若涵,她又怎能不愛呢?

她幻想過很多次,兩人再次相見的畫麵,重逢以後要說好多好多的話,可是現在卻隻感覺所有的艱辛堵在她的喉嚨,讓她說不出萬千思念,鼻子止不住的發酸,吸不進他的氣味,眼眸不停泛出淚花,看不清他的模樣。

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

隻得伸手想要觸摸……秦若涵一把抓住她嬌弱無骨的小手,將其貼放在自己臉上,林墨璃小心翼翼的觸碰著,生怕用力弄疼他。

“妮子,我也著實冇想到,這一走就是整整十年,以後……我不走了,就守著你。”

秦若涵陪了林墨璃三年,一個童年。

林墨璃愛了秦若涵一世,愛慘了,愛魔了,愛瘋了,愛到死,死了都依舊愛。

今年他二十,剛好弱冠,她十七,風華絕代。

林墨璃重重的點頭,站起身來緊緊的擁入他的懷中,狠狠的抱著,怕一鬆手,眼前的人再次消失不見,生怕這是一場夢,隻是一次鏡花水月霧中行。

他感覺得到少女的淚水浸濕了他胸前的衣服,不過卻並冇有任何不滿,反而是非常心疼的輕撫她的後背,任她發泄……兩人就這樣靜靜的相擁著,大概過了五分鐘,林墨璃回過神來,調整好自己的狀態,秦若涵拿出絲綢手巾,非常溫柔的給她輕輕擦拭掉淚珠。

情緒稍微穩定下來後,二人坐在石凳上相互傾訴著心中諸多情感。

首到天色漸晚,雲彩偷了黃昏的一壺酒,吃醉了自己,橘紅了臉頰。

定遠侯歸來後,林墨璃才肯鬆開他的手,並且小臉通紅,似乎在心中暗罵著自己不要臉,抓著知非哥哥的手不放,若不是這西下無人,當真是毀壞他的清白名譽,到時候自己可就是罪人了。

秦若涵來到正廳,拿出自己的禮物,遞給定遠侯,很自然的開口道:“小子見過林爺爺,彆來無恙!”

“世子殿下當真是稀客,今晚老朽擺宴,我們大醉方休!”

定遠侯慷慨一笑,他又何嘗不知道自己孫女的心思?

眼前這小子還要考量一番,若真的是可靠之人,未嘗不可將知魚托付給他。

“小子遵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