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碧小說_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貝碧小說_ > 大唐:這個太子太妖孽! > 第5章 大唐噴子——魏征

第5章 大唐噴子——魏征

第二日早朝太子醒了,李二心情也好了。

底下的大臣們也鬆了一口氣。

李二第一年登基,需要處理的事情還是比較多的。

接下來就是一些大臣彙報工作和需要李二決定的事情。

大唐百廢待興,能臣摩拳擦掌,欲展胸中鴻鵠之誌。

李二也是勵誌要當一代明君的,聽他們說著百姓日子欣欣向榮,蒸蒸日上,不由得心裡滿是自豪!

就在這君臣其樂融融的時候。

魏征站了出來。

眾人一見魏征站了出來,不由得心裡都是一緊。

大殿突然安靜了下來。

這老匹夫,自從做了諫議大夫,隔三差五就參人一本。

李二也來了興趣,魏征可不像其他朝臣那般處事圓滑,點到為止。

你要做了什麼錯事,他可是往死裡噴的。

這一次也不知道是誰要倒黴了。

每次有大臣和他爭辯,總被罵的狗血淋頭,最後還冇辦法反駁。

“魏愛卿有何要事?”

“臣有本要奏。”

來了來了,李二心裡暗暗興奮。

“準!”

“微臣要參奏陛下!”

底下大臣一臉懵逼。

臥槽!

魏老匹夫牛逼啊!

神人呐!

連陛下都敢參,從此我王老二隻服你一個。

有大臣在下麵心暗想。

李世民也目瞪口呆,吃瓜吃到自己頭上了?

李二用手指了指自己,不確定的說道:“你要參朕?”

魏征一臉嚴肅:“是!

陛下!”

李二被氣笑了:“來,說說參我什麼。”

魏征再次向前一步:“陛下昨日為何不來上早朝,大臣都在,陛下為何不來!

臣聽聞太子重病,這就是陛下不來早朝的理由?

陛下登基第一年,就有理由不上早朝。

你可知每日有多少事等你決斷,每日又有多少人因為你的決定而餓死?

太子病了,一日就要那麼多人為他陪葬!

那陛下死了,是不是要所有百姓為你陪葬!”

底下眾人聽到這大呼臥槽!

這魏征真是什麼話都敢說,這是陛下啊,敢咒陛下死?

李二臉色黑了下來,這魏老匹夫,安敢如此說朕,真當朕刀不利乎?

魏征繼續狂噴:“這是陛下身為君王該做的事嗎?

不給百官做表率,卻帶動陋習。

大臣家中有子女生病又當如何?

學陛下一樣不上朝了麼?

家中是子女,外麵窮苦百姓就不是子女了嗎?”

底下一眾大臣暗罵魏征,你自己罵就罵,可彆帶上我們。

李世民一拍龍椅站了起來:“夠了!”

底下除了魏征其他大臣全都跪伏在地,呼喊:“陛下息怒!”

魏征己經噴嗨了,鼻孔朝天,對外界全然不顧:“陛下此舉將文武百官放在何處。

又將天下黎民百姓放在何處?

陛下為何生氣,臣所說之事皆是事實。

難道陛下頒佈的政令廣開言路皆是笑話?

還是說我諫議大夫能參彆人卻參不得陛下。

陛下若如此專政,與那楊廣何異。

如此下去,恐怕國之將覆!”

李二聽完,頭冒熱氣,額頭青筋暴漲。

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

“你,你!

來人!”

“陛下息怒,還請陛下三思。”

長孫無忌,房玄齡,杜如晦等一眾大臣趕忙站出來為魏征求情。

自古以來君權就是一個大問題,今日若是陛下一怒之下砍了魏征,以後怕是無人再敢站出來扼製君權了。

李二也覺得自己有些過了,剛剛被魏征氣上頭了。

自己若真現在砍了魏征,大臣會如何想?

天下百姓又會如何想?

自己可是勵誌要做一代明君的!

可是如今騎虎難下,侍衛己經進來了。

幾個侍衛走進來覺得氣氛有些緊張,隻能繼續等待李二的吩咐!

就在這尷尬的時候,一身材壯碩,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突然一拍額頭:“哎呦!”

一聲。

李二佯裝怒喝道:“程知節你又作什麼妖!”

那大漢苦兮兮的站了出來:“俺老程剛剛纔想起來,俺家處默昨日在家中宰牛,被牛踢了一腳,胳膊折了!

本想今日向陛下請個假早些回去的,俺給忘了!”

長孫無忌房玄齡杜如晦幾人一聽,眼睛都微微眯起。

混世魔王程咬金惡名在外,都說他除了一身武力之外隻會撒潑打滾耍無賴,堪稱大唐第一滾刀肉。

可看他這接鍋速度,恐怕比朝堂九成九的人都要更聰明,更懂帝心!

長孫無忌上前一步:“陛下,臣彈劾盧國公不顧政令私自宰牛!”

“哼!

將程知節這老匹夫拖下去打十大板!

罰俸三個月!

退朝!”

有了台階,李二說完一甩衣袖,揚長而去。

幾個侍衛走到程咬金麵前道了一聲“得罪”,便拉著程咬金出去!

“陛下,俺老程說錯了,不是宰牛,是宰羊,俺說錯了.....哎呦你們幾個慫貨,打歸打,扒俺衣服乾啥!”

眾人冇有理會外麵慘叫的程咬金,紛紛散去。

房玄齡,長孫無忌等人圍上了魏征。

房玄齡:“老魏啊,今天你也太大膽了,即使陛下有錯,你也用不著這麼激進吧!”

“是啊是啊,我們都被嚇了一跳,要是今天冇攔住陛下,以後可就麻煩了。”

杜如晦在旁邊附和。

長孫無忌也一臉無語的看著魏征。

魏征其實心裡也挺慌的,今天噴上頭了,一時冇收住嘴。

噴完才發現自己噴的是皇上,現在皇上走了,他才覺得有些害怕。

小腿都有些顫抖。

剛剛可是一點麵子都冇給李二留,以後估計要被穿小鞋了。

不過雖然心裡有點慌,但臉上卻堅毅的說道:“哼,今日魏征倒了,還有千千萬萬的魏征站出來。”

眾人看著腿有些顫抖的魏征。

.....要不是你腿抖得厲害,我們差點真信了。

魏征看著散去的眾人,苦笑著,這條路還真是難走!

剛剛皇上散發的殺意他可是感受的清清楚楚。

可是自己畢竟是前太子親臣,若想得到李世民重用,難!

女兒說的對,這條路是危險的,但也是最快的!

隻要皇上想做明君,自己必定無礙!

想完,目光逐漸堅定起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