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碧小說_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貝碧小說_ > 重生末世前,他靜待零元購開啟 > 第1009章 先禮後兵

第1009章 先禮後兵

-

被海風摧殘過的農田,一片狼藉。

狼藉的泥田,是大食人和高盧人的死生之戰。

兩軍不斷接近,進行近身廝殺。

曆史上,早期大食帝國的崛起和擴張,靠得就是近身肉搏。

大食人是近身肉搏戰中的終極鬥士。

高盧人一個接一個被彎刀割喉,被捅穿腹背,被斬下腦袋……

“我投降!

我投降,彆殺我……”

西福大校用最後一顆子彈打死了一個大食人。

麵對舉著滴血彎刀撲上來的大食人,他嚇得跪地求饒。

他不能死。

萊納帶走了兩千人。

隻要萊納回來,他就能離開這個鬼地方。

在西福大校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的時候,眼前寒光一閃,整顆腦袋飛了出去……

“噗嗤!噗嗤!噗嗤——”

最後一名高盧士兵被彎刀捅穿腹部,大食人迎來了勝利。

傍晚,一支華夏軍隊來到大食基地。

聞訊趕來的薩勒曼國王,懷著複雜的心情匆匆趕到碼頭。

在見到這支華夏軍隊的一瞬間,薩勒曼怔住了。

跟隨他一起來的大食高層,同樣怔住了。

原本他們還擔心殲滅了高盧這頭狼,就要麵臨比狼更強大的華夏老虎。

可看到華夏軍人不過一百多號人,內心緊繃的一根弦,瞬間鬆懈。

“鏘鏘鏘——”

統一的迷彩衝鋒衣、整齊劃一的步伐、氣宇軒昂的氣質、清一色的衝鋒槍,無不彰顯華夏軍人的風采。

白雲飛在一個連的保護下,踏上大食國的國地。

薩勒曼一步上前,用英語打招呼。

白雲飛在天災前就是東海艦隊的副司令員,自然要掌握了幾門外語。

之前,由他接近薩勒曼的發言官阿布爾。

油田就在眼前,說服與大食國結盟的工作自然落到他的頭上。

薩勒曼非常熱情的請白雲飛入帳就座。

然後,他看見了華夏隊伍後麵的一名少女。

“安……娜?”

安娜上前行禮:“堂哥,好久不見。”

薩勒曼的心情是複雜的。

王位已經成為定局。

他曾追殺自己的叔叔一家,也因叔叔死在高盧人手裡感到一絲絲的惋惜。

畢竟,他已經失去了太多的親人。

末世十年,過去十二三歲的小堂妹已經長大成人。

還有卡拉爾……

薩勒曼大概猜到華夏這位副司令員,將安娜帶來的原因。

叔叔已經死了,留下來的兩個孩子無人扶持,絕對不可能危及到他的王位。

華夏先遣隊兵力一萬有餘。

現在卻隻來了區區一個連。

這是表達善意的信號。

他知道華夏是為石油而來,大食國又何嘗不想有一個軍事力量強大的盟友。

說到盟友,善良、強大、重諾的華夏人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想到這裡,薩勒曼主動給安娜一個擁抱:“安娜,歡迎回家。

卡拉爾呢,十年冇見了,他一定長很高了吧?”

安娜淚如雨下,再次行禮:“尊敬的國王陛下,卡拉爾、波曼勒叔叔他們……他們在海上英勇殺敵,都犧牲了……”

這是薩勒曼冇想到的。

他纔剛收到阿密勒和一千士兵全部陣亡的噩耗。

冇想到他那未成年的小堂弟,也死於這場戰鬥。

安娜一臉懇求:“國王陛下,我們離家太久了,可否讓卡拉爾和波曼勒叔叔他們葬在家鄉?”

薩勒曼再次給安娜一個擁抱:“當然可以,我會親自去接卡拉爾堂弟回家。

安娜,從前哥哥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希望你能理解原諒。

我們還是一家人……”

他語氣和表情都非常真誠。

也許是因為安娜一個女流之輩,對他無法造成半點威脅。

也許是因為安娜是他唯一一個還活著的親人……

白雲飛在大食國基地住了下來。

石油涉及到軍事和民生,在被海洋覆蓋的末世尤為重要。無廣告、更新最快。

大食國隻有五塊油田,而華夏想得到兩塊最好的油田,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談判成功!

又因大食軍人海上一戰表現出來的不畏犧牲、英勇殺敵的悲壯表現,讓所有華夏軍人深感敬佩。

因此,蕭將軍和白雲飛一致決定,儘可能以最善意的方式,說服薩勒曼自願出借兩塊油田。

當然,這隻是最理想的結果。

為了石油,華夏不排除用武力解決的可能性!

某個比土匪還土匪的周姓師長說了,他們炸天幫繼續在外圍守著。

大食人什麼時候同意,炸天幫什麼時候換回軍裝。

半個月拿不到油田,炸天幫直接開展海盜事業,這叫先禮後兵……

屹立在海上的紅川戰艦,突然變得熱鬨起來。

“楚副官回來了……”

“乾掉高盧首領的英雄回來了……”

“快,大家呱嘰呱嘰……”

在一陣熱烈的掌聲中,臉色蒼白,鬍子拉碴的楚凡揹著狙擊手登上戰艦。

周辰倚在指揮室的門口,手裡夾著一根香菸,看著楚凡從人群中走來。

楚凡立正敬禮:“師長。”

周辰冇什麼特彆的表情,隻是點點頭:“下去休息吧。”

楚凡下了船艙,一群紅川軍嘰嘰喳喳的聊上了。

“聽說了,楚副官在兩千米外將高盧首領一槍爆頭。”

“兩千米外?你可真能編,天災前你說這話,我信。就這鬼天氣,不可能……”

“反正就是在很遠的距離,成功完成斬首任務。”

“這不廢話嗎?狙擊手不遠距離狙殺目標,難道跑到目標的麵前懟著腦袋打一槍?”

“總之,楚副官還是非常牛逼的一個人。”

“你說這話,我絕對不反駁!”

“我聽說,楚副官狙殺高盧首領,立刻狙殺其他高盧人,他在十秒內狙了高盧的兩個炮手和一個機槍手……”

“臥槽!高手,絕對的高手……”

“楚副官有對象嗎?我妹妹文藝……”

“你妹妹文藝就是個萌妹,你以為楚副官會喜歡萌妹嗎,我堂姐溫柔賢惠更適合……”

“你堂姐是個齙牙吧,還是個近視,不溫柔賢惠嫁得出去嗎,我那禦姐範兒的表妹才最適合……”

“洗洗睡吧,你那禦姐範兒的表妹不是在追求四團的林團長嗎?”

“老林,你得管管啊,你家出了個叛徒呀,我們五團的光棍滿地走,你表妹怎麼能看上五團以外的男人呢?”

“我們不是在聊楚副官嗎,怎麼扯到誰家出叛徒的話題上來了?”

“哦對,要不這樣,家裡有待嫁姐姐妹妹的都來登個記,咱們去找楚副官聊聊?”

“我看可以……”

楚凡剛睡醒一覺。

出門就被一群人堵住了去路。

“楚副官,相親嗎?”

網站公告: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想要無廣告閱讀請下載免費小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